| 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| 关于我们

  海外舆情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海外舆情> 海外舆情  

  朱立伦暴露国民党底牌切中台湾民主要害
朱立伦暴露国民党底牌切中台湾民主要害
什么时候国民党才能够真正想清楚,政党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?共产党当时一无所有,还是把他们赶到台湾。

邹振东


9月17日,国民党临全会,专门为换一个人召开的大会。洪秀柱提前的背影,朱立伦迟到的出场,一切都在证明国民党还是那个国民党。一个人感叹“世路如今已惯,此心到处悠然”,另一个人誓言“调整步伐、重新出发”。朱立伦成功“换柱”,吴伯雄却称洪是“最大赢家”,大家似乎各得其所,但国民党呢?台湾呢?

最佩服国民党的淡定和从容,不愧是代表中产阶级的政党。厨房再乱,打得一塌糊涂,端出来的菜仍然碟是碟、碗是碗。一个个衣冠楚楚,一切都井井有条,起立,致敬,掌声雷动,哪里像一个危机重重的政党?

这是一个精致主义的政党!每个人的演讲几乎都无懈可击,甚至可圈可点。但正因为台词近乎完美,才不断提示人们这是一场政治表演。不过,剧本只要被导演过,就一定会留下痕迹。真正的信息,埋伏在文本之中,意旨却在文本之外。

先看第一人称。洪秀柱演讲全文出现39次“我”、15次“秀柱”,仅出现20次“我们”。朱立伦演讲全文出现46次“我们”,仅出现8次“我”,没有自称立伦。一个诉诸情怀,一个展现胸襟。令人不禁联想到项羽的《垓下歌》和刘邦的《大风歌》。项羽秀力气,刘邦借风云,一个叹息女人和马,一个在意猛士和四方。

但如果这样解读洪秀柱,那是轻看了这个女人。洪秀柱被转发最多的那句话:“孤臣可弃,但绝不折节”,绝不是她的重点。6月10日,洪秀柱在国民党中常会第一次完整阐述她的参选理念:“我在想我们是不是总在不该模糊的地方模糊了,在不该妥协的地方妥协了,也在不该姑息的地方姑息了,更在不该放弃的地方放弃了呢?”这几句最打动人心的话,在临全会换了个说法再次出现:“本党在是非价值、‘国家’道路上的模糊、姑息、妥协、放弃,让本党在面对挑战时,已经没有勇气再说真话,说对的话,没有信心再捍卫我们的原则,捍卫我们的价值。”

有人说,洪秀柱输在她过早地提出激进的两岸论述,所以被台湾民意与国民党最终抛弃。我不认同这个说法,真正的答案潜藏在朱立伦的文本里:“如果明年大选,本党全面失利,台湾还会有民主的制衡吗?没有制衡,民主随时可以变成独裁政治,变成暴民政治。台湾如果有一个党,从地方独大到中央,从行政独大到议会,台湾还有制衡的力量吗?……一向主张台湾独立、逢中必反的党派,席次大增,达到可以随时修法,甚至推动修宪的地步,台湾的未来会走向什么地方?中华民国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的形貌?中华民国会不会继续存在?中华民国会不会被羞辱、被凌迟到名存实亡?从1992年以来的台海稳定局面,会不会遭到无尽的破坏?安定的生活,会不会从此以后荡然无存?”

朱立伦的演讲精准地抓到了台湾民主的要害,如果让民进党一党独大,就可能是一个失衡和失控的台湾。这是台湾人最担心的所在,也是美国人最容易接受的诉求。但朱的演讲也暴露了国民党的底牌:“总统”大位已经不是他们的重点,他们最关注的目标是立委席次。

政治人物有着更大的抱负和视野,但他们的追求仍然要和基层合拍。在朱立伦演讲的一个网上跟帖,暴露了国民党基层的另一种担忧:如果民进党立委过半,一定会首先通过民进党版的政党法,清算国民党的党产。

国民党为什么沦为在野党时还好像执政党,除了习惯成自然,庞大的党产也是其不掉价的经济基础。特别是在各种基层选举时,党的财力是不容忽视的资源。没有它,会砸掉多少人的饭碗?

很多大陆人误以为国民党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政党,殊不知,国民党其实是一个十分注意耕耘基层的政党。就是在民进党执政时期,国民党的地方势力都没有丢。即便是“九合一”选举这样的惨败,国民党的政党票和基层选举都和民进党打成五五波。

这一切得益于党产和地方势力密植出来的盘根错节的桩脚文化。这样的桩脚文化和传统的宗法社会结合起来,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和自组织能力。它有着自己的游戏规则,信奉的不是法律正义,而是江湖恩怨,人情、利益、宗族、派系,超过了任何主义。

这是国民党最大的资源,也是国民党最大的包袱。不摆脱它,国民党就被现代民主观念的选民所诟病,但丢弃它,就是丢掉一张张货真价实的选票。

由此可以解释,为什么国民党的初选不能像民进党的初选那样玩真的?民进党放出几匹小狼,个个按选举的招数打得个天昏地暗,同党相争,仍然刀刀见血。反观国民党初选,都是大佬操作,一切在台面下完成,暴露在台面上的都是彬彬有礼。为什么国民党必须要大佬协商,因为江湖没有程序,一切要听大佬的,只有大佬的反复协商,才能妥协桩脚的各种利益,这需要声望,更需要智慧。但这样通过利益妥协产生的候选人,太容易成为圈养的动物,和民进党的野生动物相比,打选战当然就少了匪气和地气。

由此可以解释,为什么洪秀柱可以得到民意,却不能得到基层?作为一个国民党创党以来第一位经由民主初选机制所产生的“总统”候选人,她否定了大佬协商机制,也就抛弃了整个桩脚文化。如果不能够对错综复杂的利益经过有威望和有智慧的大佬协商,国民党的基层就乱成一锅粥,丢掉的就是一张张选票。

洪秀柱的清水出芙蓉,可以为国民党加分,如果她能够由此得到大位,那当然胜者为王,但如果她既不能得到大位,反而把国民党的基本盘搞丢了,就成为触动很多人利益的大事。越来越多的国民党人认识到:洪秀柱有可能创造奇迹,但立委会输得极惨;朱立伦很难创造奇迹,但立委不至于输掉太多,一旦发现洪秀柱彻底无望,国民党终于统一共识,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换柱。

洪秀柱多么像一个掌上木偶,她以为反抗手掌就可以获得自由的生命,到头来她仍然逃不出那个手掌。

其实,朱立伦也不是那个手掌,他同样也是木偶,不过是一个提线木偶,在他身上牵着千丝万缕的线,这个辛苦的男人,纵有满腔抱负,也得屈从这样的政治文化。

国民党的党产,始终是国民党的原罪,可以预料到的是,这一定是蔡英文民进党最有效的攻击目标。

什么时候国民党才能够真正想清楚,政党最重要的资产是什么?共产党当时一无所有,还是把他们赶到台湾;民进党也曾经一无所有,照样实现了政党轮替。

2016年,又开始了,你该用怎样的目光打量这个百年大党?你该用怎样的心情祝福台湾?

(本文于2015年10月22日发表于《南方周末》自由谈,责任编辑蔡军剑)


 浏览次数:329次

上一篇:朱立伦蔡英文激烈过招
下一篇:台副教授与女研究生通奸产女 
 
点击排行榜

  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志愿者联盟欢迎加入 报名信箱:zgshidai@126.com  

网站简介 友情链接 在线留言 网站管理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

版权所有: 时代网  网址: www.sd-new.com  投稿信箱: zgshidai@126.com
国际互联网+时代新闻中心
Time generation new smell hair cloth heart
Copyright © 2007-2019  今日点击量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