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 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| 关于我们

  社会传真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社会传真> 社会传真  

  做人做到这份上乃叫一个"该"!
做人做到这份上乃叫一个"该"!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做人做到这份上乃叫一个活该!

从前,有两个大财主,一个姓田,叫田忌,一个姓胡,叫胡驺,同住在一个村子上。胡财主家有商铺百间,桑地百顷,田财主家有商铺20,桑地20顷,相比之下,胡财主家大业大,在生意上总是压田财主一头,田财主很是嫉妒,日久便心生报复。

一日,田财主打探到胡财主当天要在对面的商铺留宿盘账,便心生歹意,决定灭了这个生意上的对头。于是便找来家奴张三,给其一大桶用二十两纹银换来的桐油,让其利用夜半时分烧死胡财主。

没想到,就在田财主打探的当日傍晚,胡财主被亲家临时请去商量儿女完婚之事,并没住在商铺。

到了第二天,田财主见胡财主不但没被烧死,还让人扒去残铺,重新盖起了一座比先前更大更气派的门面,气势比先前更压自己一头,更是气恼,于是便把火洒在家奴身上。特别是他的太太,本来就小肚鸡肠,这下更是觉得吃了大亏,认为目的没有达到,还白白搭上一大桶桐油,怎么想怎么来气,天天在田财主面前牢骚,甚至胡乱猜疑是家奴做事不够尽力,在中间使了把戏,要让家奴赔他的桐油钱,如果不赔就送他去见官。家奴一听自然不认,愤而反抗说:“事情是你们指使我干的,桐油又都是用在为你们办的事上,怎么还让我赔你们钱?你们不用送我去见官了,我自己亲自去见官,看还有没有道理在,看这世上还有没有像你们这样做人的!”一气之下,家奴跑到县衙一五一十把事情全抖露了出来。

县衙王县令正为火烧胡财主商铺的案子挠头,听张三这么一报,立刻差人把田财主抓来,投进监牢,等待律惩。而张三虽然参与放火,但鉴于身为仆人,主观上受主人指使,行不由己,又主动举报,帮助县衙破了案,不但没有被问责,还获得县令的一份嘉奖。

这下却急坏了田太太,四下托人,四下送钱活动,期望保出田财主,可没有一人肯帮她,并且求到的人还都送她同样一句话,“你的事我们接不得,你今天给我送银子,明天是不是也让我再还你呀!是不是也送我去见官呀!” 言外之意自然是讥讽田家做人不地道。

一年以后,田家家败业败,原来有生意往来的也都与其断绝。

实可谓害人不成反害己,做人做到这份上乃叫一个活该!假如田财主不心生嫉妒,不是那样小心眼,不是那样对待张三,自己恐怕也不会身陷囹圄,家也不会败落,自断自路啊。

 浏览次数:147次

上一篇:我的返乡日记
下一篇:山东菏泽一老师课堂上骂娘 传授学生“社会经” 
 
点击排行榜

  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志愿者联盟欢迎加入 报名信箱:zgshidai@126.com  

网站简介 友情链接 在线留言 网站管理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

版权所有: 时代网  网址: www.sd-new.com  投稿信箱: zgshidai@126.com
国际互联网+时代新闻中心
Time generation new smell hair cloth heart
Copyright © 2007-2015  今日点击量: